新瓶老酒顽固分子

耀港党,主战贴吧。欢迎勾搭,欢迎文图交流。

自我欺骗(片段)

      放学的铃声刚响了一声,王嘉龙已经拎起书包冲出了教室。三步并作两步,几乎是飞越着下了楼梯,耳边风声呼呼…
       铃声还在回响,嘉龙已经站在了高中部教学楼的出口处。热腾腾的气息紊乱,心脏在胸膛砰砰快跳出了肋骨。汗珠在停步的一瞬间猛然从额头与笔尖滚滚渗出,打湿了发丝,有一些流进了眼睛,火辣辣的疼。但嘉龙还是顽固地睁大着眼睛,在人群里寻找。
      呼吸渐渐平缓,缓到嘉龙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呼吸。天色渐晚,血液渐渐冷却,几乎要凝固起来。
        教学楼安安静静,黑漆漆。高高的路灯,低着头俯视着他,虫鸣嗡嗡,他仿佛一个幽灵停驻于此。一阵风吹来,嘉龙终于打了个寒颤,从骨头缝里升起的冷,冻得他手脚运动都有些不协调。终于,他拖着书包,慢慢挪着步子往家的方向走。
       家里还没开灯,也没有人。嘉龙摸出钥匙打开门,门后更冷的风,吹得嘉龙觉得身体有些僵硬了。他不是很累,但是觉得疲倦。松开手,把书包落在门边,他去了浴室。
       在花洒下面,偏烫的水令他的肌肤发红。但是这样正好,他在水中抱膝蹲着。什么也不再想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