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老酒顽固分子

耀港党,主战贴吧。欢迎勾搭,欢迎文图交流。

【耀港ABO】我认识你很久了 一发完,没有车

      梦境原本是供人神经歇息的地方,却被梦魇干扰。

      连着好几天没能睡成一个好觉,王耀觉得身心俱疲。尤其是在周五下班。——那根牵引的绳绷断的时候。

       王耀决定听从同事的建议去酒吧放松一下,喝喝酒,也许就能昏睡过去,安眠无梦。

       正是酒吧人多的时候,王耀找了一会儿才在偏角落的地方找到一个空位。他坐上去,双臂压在台面上,叫了杯威士忌。目光稍微偏转,他看到边上坐着一个很漂亮的男孩。真的很漂亮,不是惊艳的那种,很精致,得细看细细琢磨才能更加惊叹,前一周多看到的话,王耀肯定是要去搭讪的,但是他现在没有那个劲头。现在他连呼吸都会觉得累。瞥了两眼,他就收回了目光,垂着眼静静等自己的酒。

        

        边上的目光直白到仿佛有了实质,王耀只好放下喝了一半的酒,微侧过身支着脸看他。越看越容易被他的皮相吸引住,美得有些雌雄莫辨又是半长触肩的发型。王耀感觉脸有些烫了,“我请你喝杯酒吧。你叫什么名字?”

       “嗯。我叫王嘉龙。”小美人悄悄把身体倾向了他。王耀只好抿上一小口酒,开始觉得熏熏欲醉。

       王耀开始觉得有点意思了,很奇怪,明明只是一个陌生人,却偏偏有种故人的亲近感,相处得相当舒服。对话和沉默都不会觉得有尴尬的地方。疲惫了太久的神经难得的被抚慰了,王耀的眼皮在不知不觉间开始打起架来,然后他的胳膊一松,脑袋搭在了胳膊上,趴在桌子上进入了梦中。——他这段时间一直在躲避的梦。

       又被困在了柜子中,是小小的碗碟柜。梦中的他也才五六岁的身量,困在其中也非常拥挤。外面何样的场景,他虽然从来没出去过,但是心底是知道的。柜子外是巨大的圆柱形房间,正中一个螺旋的楼梯,墙上凌乱挂着很多风景画,一只愤怒的狮子甩着尾巴逡巡,时不时发出一两声低低的咆哮。

       他在害怕,捂着耳朵也能听到那咆哮和狮子獠牙上的口水嘀嗒到地板上的声音,闭着眼睛也能看到狮子杂乱如火焰燃烧着的鬓毛和疯狂的赤红的瞳孔。

       没什么可怕的,梦而已,他知道这是个梦,但他就是怕得发抖,在这个密闭的空间人无处可逃,他时刻有被发现,被撕成碎片的危险。而他只能躲在小小的柜子中,无力反抗。神经时刻都处在极度紧绷的状态,他的身体在发抖。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重重的回响在耳畔。汗水从额头滚落。

       他的牙齿,若不是被他紧紧咬紧了怕也是要一起打颤的。他想强迫自己轻松一点,却更加紧张了。醒过来醒过来,他对自己说,却依旧清醒着,在这个梦中。——好吧,王耀忙里抽闲地在想等醒过来就赶紧去预约一个医生。虽然他每次在梦中都这样想,但是醒来之后从来不去。他隐隐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在做这个相似的梦,但是却又不愿意再去深入思考。若是那么容易去面对就不会变成这样一个持久的梦魇了。

      在他苦苦挣扎着的时候,一股苦咖啡的味道从不知名的地方传来,他抬起头,身边的场景也变了,天地骤然开阔,他的身量也长回了原来的样子,手被看不清的面目的人紧紧拉住了,被拉拽着往前跑。脚下是一条窄窄的只容得下一人行走的架在高处的桥,但是此时此刻,倒是一点不害怕的,他安心得跟着前面的人在跑。他甚至还有闲情关注风景。——天地都是白白的,上面是软软的棉花糖做的云,下面是甜甜的白砂糖铺成的地面。

       王耀从梦中醒来,耳边一瞬间重新充斥进酒吧的舞曲。手被握在了一只小手里,他的目光顺着这种小手上移,对上一双刚醒来的有些些茫然的眼睛。

     “呼~跑得好累。”嘉龙用另外一只手揉了揉眼睛。“其实,我之前就认识你了。你可能不信……”

    “我信。”王耀看着嘉龙焦急想解释的样子忍不住弯起了眼睛。

       嘉龙也跟着笑了一下,然后收敛起来表情,认真地开始给他讲起了一件事。

       嘉龙自认为好好长大,没有经过什么古怪。偏偏在成年前遇到了怎么也无法解释的事情。他这一周多来经常做梦,梦到同样的场景。梦里有一栋正在燃烧的大楼,最高层的那栋房间里有一个男人,每一晚每一晚大火都会更加地向上攀爬一些。但是那个男人却什么也感受不到一般,就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一动不动向前张望着什么。嘉龙既怕男人突然跳楼,也怕大火吞噬烧到这个男人。

       “那就是你,”嘉龙对着王耀说道,“我每晚都会对着你喊话,但是你听不到我的声音。我能看到你,但是你看不到我。”

       “对,对不起……”王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握着嘉龙的手,“我梦里的场景和你看到的似乎不太一样。”

      “梦是过去的剪影或者未来预兆,”嘉龙回捏了王耀的手,同时将另外一只手也搭在了王耀的手上。“我放心不下,于是一直打听,然后到了这里来。幸好终于见到了你。”

   “……嘉龙,你脸好红。”王耀看到嘉龙的脸迅速变得通红,“你刚说你快成年了,你之前是不是没喝过酒。”

     “嗯?”嘉龙摸了摸自己的脸,烫烫的,“我有喝过果啤的。”

      “嘉龙,你身上好香……”王耀头有些疼,“那?我……我先带你回我家吧。”

      “好呀。”嘉龙想起身,却不知道为什么身体不听使唤,刚离开凳子,总是想往下滑,扑倒在了王耀的怀里,他没觉得醉,甚至觉得自己挺清醒,只是单纯的手脚软软的。“我这是醉了吗?”

      王耀忍不住想要叹气了,“我也希望只是醉了。”

       把人放到沙发上,王耀开始翻箱倒柜了,先给自己打了一针抑制剂。这孩子心是真的大,分化的关卡还敢到处乱跑,但是转念一下就明白是因为担心他,也只好默不作声了。

       “哥哥,”沙发上的嘉龙已经开始躁动得不行了,“热,疼……”

       王耀坐到沙发边上,把嘉龙的脑袋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没事没事,一会儿就好了,我在你身边呢。”他把嘉龙的手握着送到了嘴边亲吻了一下。然后一阵一阵抚摸他的发丝。

       分化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而且因体质而异,一般来说,要用上整整一天的时间。身体由于巨大的改造变化,会出现高温的情况,同时伴随着第一次情热。

       热腾腾的苦咖啡的气味一缕一缕从嘉龙的身体中散发出来,房间中原本香草的味道与之勾勒在一起混合成甜腻的感觉。

      青春的身体不耐地扭动,嘉龙泪眼朦胧看向了王耀。王耀开始怀疑抑制剂是不是过期了,但是还能忍耐。唉,他还是能忍耐的。

       嘉龙后脖颈那一块的皮肤尤其的烫,生生快把那里烧成了赤红,他正在分化成一个omega。但是他的味道却不是甜腻的,是令人清醒的味道。

       王耀拿手去摸了摸那块皮肤,冰凉凉的手指带来的些许凉意让嘉龙本能就蹭了蹭。按压间能感受到那红肿起来的,正在渐渐发育过程中的未成熟腺体。王耀的喉结不由自主地上下滚动了一下,但人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好在同时,嘉龙的痛苦通过手转给了王耀,他的手此时被嘉龙捏得皮肤泛白,骨与骨之间摩擦出了声响。

      擦了擦嘉龙额头上,脸上的汗水,王耀一点点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的味道,给这位年轻的omega一点点慰藉。正好,他的气味是alpha中难得的不强烈的香草味,一种几乎难以捕捉到的清香。被苦咖啡冲撞得变成了甜腻的浓香。嘉龙颤巍巍地爬到了王耀的身上。脸颊蹭着王耀的脸颊,身体也蹭着王耀的身体。

       第三天清晨的阳光照进来的时候,王耀精神百倍的醒来。给身边的嘉龙盖了盖被子,他心里有好多好多话,但是现在都不重要了。他低头亲吻了一下嘉龙的额头,然后哼着小曲去做饭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