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老酒顽固分子

耀港党,主战贴吧。欢迎勾搭,欢迎文图交流。

老牛配嫩草

刚下火车,脚还没站稳,他紧张地掖了掖黑色的手提包,抬头四处张望。 “刘海粟?!”熙攘嘈杂的声音中,自己的名字额外地跳了出来 他往声音传来的地方转过头去,是个陌生的男人。那个男人看着他,带着亲切,热情的笑容走了过来。 他的心中,既失望又庆幸。 这里是他的家纟,已经好多年没回来了,他走时说过要出人头地才回来,现在出人头地了所以就回来了。 下站的月台极奇简易,只有唯一一辆长途火车停一下,就呼啸着又离开。 那个男人想帮他拿包,他躲了一下,男人也没尴尬,笑了一下,在前面给他引路。“你姐在忙,让我来接你。老房子不能住人了,你现在就暂时睡我们家里吧。你回来做啥呢?” 他沉默着没吭声,跟着他走,悄悄地用眼角打量他,典型的农村人,黑瘦,皱纹深刻,一身衣裳说不出来的…灰沉 。还是印象里老家人的样子。农村这个地方,还真是死气沉沉,毫无改变。不,也不是毫无改变。

幼时的天空,就不是现在的样子,那个时候的天空,青白青白的,亮堂的很。眼前还有飘飘的白裙子,裙子着在他亲爱的,美丽可爱的邻家姐姐身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