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老酒顽固分子

耀港党,主战贴吧。欢迎勾搭,欢迎文图交流。

风兮舞者慕柳

大漠孤烟,南边尚暗的天色里还隐着零零的星子,而东方,赤色的朝霞已然用妩媚侵扰了净蓝的天空。
荒无人烟的苦寒地,茫茫的沙海中一栗般的帐篷几乎被夜里大风吹来的沙掩了一半。但是也就因此隔开过多的寒。帐篷之内是不同于之外的温暖。
帐中一个年幼的孩子,正在熟睡…
“唔…哥…”从沉睡中渐渐醒来的孩子,习惯性叫着熟悉亲切的称呼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他慌忙地惊醒了过来,“哥哥?!”帐篷里只有他一个人!
风吹沙走,漠然,他很少来到,太过荒凉寂寞了。过多的时间不能让他习惯寂寞,只是让寂寥更冷,藏得更深。沙漠的景色确实也很美,悲美壮丽。
所以才更喜欢繁华之所。
尽管在哪里都能隐隐听到从记忆深处引出的重叠不休的喊杀与兵戈交接的声音,但,起码越繁华的地方,丝乐与舞裙摩挲,觥筹交错越能模糊掩盖,不像这里,那几乎被压制了的声音又喧嚣起来,在肃肃的风中,卷携着若有若无的铁锈与血的味道。
寒是从指尖开始——打造装饰得再华丽的剑也都不过是嗜血的屠刀罢了。——寒意在扩散,僵硬了躯体,心脏仿佛也在寒冷中跳动得越来越慢,血液也是…永眠者的冰冷又一次缠住了他…
“哥哥!”稚嫩的孩童近乎尖叫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然后,一个软软的暖暖的小身子紧紧贴在了自己的身上。小小的两只手抱住后,越抱越紧,“嘉龙怕…”
人的生气重新注入了他的身体,耀从过去的回忆挣脱出来,转过身,抱起这个小小的人,“嘉龙怕什么呢?不是你要来的么?”
嘉龙生长在海边,沙漠于他无比陌生,偏偏他又好奇得很,非要来看看,他才陪着一起过来。耀只以为嘉龙是怕这沙漠变化无常的天气,以及对着过多的空旷空间产生了恐惧。觉得有些好玩,出口逗他。
刚才起床后没能看到耀,把小嘉龙吓得厉害,此刻恐惧与失而复得的心情交错着,使得他伏在耀的身上,轻轻啜泣,没有回复的气力。只是后几日更加黏在耀的身边不愿离开。
该看的也是看到了,大漠,孤烟,依依的柳,没几日他们便又原路返回了都城。
水吹沙走,曾一起踏过路没有了踪影。
长大了的嘉龙一个人也曾再去过沙漠,并不为看景,只是想再看下,曾经,那个人站在的那里。当他去找,就能看到。
依依翠柳,风吹之,赠君柳,愿君留,慕柳,与君常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