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老酒顽固分子

耀港党,主战贴吧。欢迎勾搭,欢迎文图交流。

七姐诞(ooc预警

镜前,端坐着的少女妆容精致.她身后站着的与她相貌相似女子专注且耐心地挽着着她的不算长的乌丝.
"瑶姐,"少女颇为不耐烦地说道,"好了么?"
"等下……"王瑶的声音轻柔似细雨化春.
她微探身从梳妆台上拈来一个金步摇,斜带在少女的柔软的发间.左右打量了,珍珠粉铺着的面儿,细磨的胭脂擦摸的粉颊,黛石画柳眉,还有抿了抿胭脂红了的唇,多美的一个可人儿.王瑶满意地浅笑,道,"嗯,好了."
"该我了!"少女俏皮地眨了一下左眼,越发明艳照人了.她身姿轻巧地翻身下凳,拉住王瑶的玉腕,让她坐在了镜前,"我很久前就想给你化妆了呢.瑶姐,你很漂亮...我会让你更漂亮的."
"凤儿,别给我画那些奇怪的妆容,我就谢天谢地了."王瑶无奈地摇了摇头,身子却没动,坐着任由王嘉凤拿出另一整套化学药剂配置的化妆品,"这些东西味怪重的,多用可不成."
"我知了,看你又在唠叨.嘴巴和眼睛现在闭上吧."
嘉凤拿着小喷雾喷了层雾水在王瑶的脸上,熟练地拿着面扑把粉底抹匀在那本就白皙的脸蛋上.
小刷子又刷好了淡淡的腮红.走到王瑶面前,用中指勾着王瑶的下巴,大拇指和食指固定捏在脸颊.小心勾画了眼线,带着小些私心,深描了眼角的线条,向上拉出了些.那双本就迷人的眼睛莫名勾人起来.
又让王瑶把眼睛闭上,细细刷着眼影,知道王瑶不是爱太时尚,张扬的,便也只是用了桃红色刷了内层用粉色刷外层.睫毛膏刷出了翘翘的模样.唇上用的是唇彩也是不张扬的粉红,却是格外的水润带着闪闪的亮泽.最后,松松地把她的长发捆着.意外的慵懒,清纯又诱惑."瑶姐,好看吧.我说了吧.我可是时尚人士."
"这发丝凌乱,有失体统."王瑶抬头看了镜中人,镜中人便也在看她,那双眼睛抬起时,似是勾人般,惹得王瑶也脸色一烫.镜中人便也飞红了两颊,更加艳得惊人了.
"别动啊."王嘉凤怕王瑶顽固,一个着急握住了她的双手."别又老顽固了,你又是好不容易才来看我,顺顺我吧.而且,真的很好看."
"这个...嗯."王瑶难得见自家这个有些大咧咧的妹纸撒娇的模样.有些为难却也答应下了.过节不宜争执,和和美美才是大体.有神将来,也是别恼了他们.
"瑶姐,我就这身出门?'王嘉凤站在全身镜前,看见镜子里那个穿着宽大家居服,踏着拖鞋的女孩子,自己都觉得别扭了.
"衣裳早准备了,是我给你做的.你先试试合身不?"王瑶笑着从托人先运来的木箱中拿出了一条紫红色的罗裙, 让王嘉凤穿上.
换好衣服再出来的王嘉凤,让王瑶不禁想起:
日高邻女笑相逢,慢束罗裙半露胸.莫向秋池照绿水,参差羞杀白芙蓉.
这个嘉人子不是邻家女,而是自家的是不是更加令人高兴呢?
王瑶笑意盈盈了眼底,漫进了心中.
"我好像忘了给瑶姐你买配套的衣服了."王嘉凤撇了撇嘴角,忽然想起什么道."瑶姐先穿我的衣服!七夕商店各种打折,瑶姐你一定喜欢,我们去买几件衣服好了!"
王瑶拿王嘉凤这个妹妹素来是没辙的,如今也唯有点头了.任由嘉凤领着换上自己妹妹衣裳的她出了门.衣裳多有些不合身,也只是为了将就着,好穿了出门,本就不大该有细致的要求.
出门,外面正是暴雨大风,外出可难.王嘉凤小嘴一嘟,强想冒雨走,被王瑶急急拦了下来,"哎呀,凤儿,我们回去吧."
"不,"王嘉凤,拉着王瑶还想走.王瑶拉不过,好好摆起道来:"凤儿.店铺现在多半是关了门的,难得找到尚开着的店面.淋着雨受了风寒有你好受的.我们回了吧."
"该死的老天爷!你难得来一次,他却这般,哼!"王嘉凤知道这个理,只心里还不平,恨恨甩开拉着王瑶的手,一个人气鼓鼓转身回去了.
王瑶觉得颇为好笑,浅浅笑了,模样是好看着的,只是让王嘉凤看见了不免要恼羞成怒.
"我们都还没去仙姊廊呢."上了电梯的王嘉凤,捻着自己罗裙上的带子.低低埋怨着,"这天气还得等上好久才得晴呢."
"仙姊廊在那坪洲上,必然是要坐船的,现在却哪里的摆渡公会在这样的天里出船的?我就是在家里陪陪你,不好么?"王瑶好气地拉起嘉凤的手,轻轻拍了拍."你也知我是难得来,我之前教你些女红,你可练得如何了?"
"那个,为什么还要学啊?机器做出来的不好么?"王嘉凤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却有说道,"不过,我也是有做的,之前几日又做些小东西."
"机器做的怎么比得手工的,先不说没得手工的精细.手工的便比哪些个多了好几番的心意呢..."正说着,电梯停了,姐妹俩个一起走了出来,王瑶忽有想起来,问道,"...哪些小玩意儿可是为这七姐诞备下的?"
"是啦,"王嘉凤扯了把站在电梯门前没动了的王瑶,"你几十天前就给我念叨,我都不敢忘了.做梦都梦着你来提醒我呢!!也是下大雨,我闲在没事干,提前做好了."
"我也做了呢...对了,其他的东西可备了."
"差不多了就成了吧.不就是走个形式嘛."
"你呀,平时都精明细致的人,怎么在这上面却偷起了懒.还好我都准齐了,看你是差了什么没?我可以补上..."
"好了,好了,"王嘉凤不敢再顶嘴了,自己姐姐要进入唐僧模式了."日后,我不会啦.好了,到家了.有没差,你查看下吧."
王瑶让王嘉凤把自己准备的小手工艺品拿出来,自己慢慢清点要要的东西.七姐盆、七姐衣、各两份.一篮子水果、几把鲜花及糕点,一把香.东西都齐全了.嘉凤嘴上说的不在意,但是向来心细的她并没有真的马虎了事.想着自己妹妹, 王瑶又是笑着摇了摇头,这次让王嘉凤看见了,却不知道她笑什么便问,王瑶故意不说,逗弄她.两人又是一番打闹.一会儿才歇息.
王嘉凤,觉得有些饿了,自发去了厨房,王瑶自己一个人收拾了客厅,在中间清出空地,八仙桌摆在正中央,其他的东西规规矩矩摆在八仙桌上,等嘉凤填好肚子,王瑶已经拿着两柱点好的香等着她了.
两人依次许了乞巧的愿,上了香,在火盆里燃了七姐盆、七姐衣.没其他事做了,便聊起了天,又是打打闹闹地嬉耍了阵,捱到天黑得深了.回房睡了.今年的七姐诞便是过去了..明年嘛,还是要一起过!
________________
其实是小段子:
大雨让王家两姐妹的七姐诞过得略不顺心,但是有一件事,让嘉凤默默高兴了.
都收拾好东西的王瑶却从电视上看到了航班取消的消息,她对着妹妹说道,"我要多打搅你几日了."
"不会打搅啊~"可以让瑶姐多陪我啦~嘻~
关于王耀和王嘉龙
"香~你愿意过来真好~"
"大佬,这边好热."
"这叫阳光明媚!是个晒书的好日子呢."
"可是大佬,你只是在晒太阳吧.哪来的书?"
"肚子里啊!"`
(↑这个是根据晒书节的典故改的,貌似最开始是晒衣服?后面变晒书了,在别人晒书的时候,有位才人躺太阳下面,曰晒腹中书)

评论(4)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