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老酒顽固分子

耀港党,主战贴吧。欢迎勾搭,欢迎文图交流。

选个绵雨无声寂静的日子,在室内起炉煮茶。让隽永的绿在水中曼舞,舞出一室的清香,舞出一整日的清闲。 天刚好。
清晨起来,才发现屋外的雨下了很久了。很寂静地浸着木屋,竹林。 由近至远渐渐朦胧混沌成一片。
 
这是个煮茶,品茶的好时候。
他倚在门扉,望着细雨成神,想了想,似无奈地折身进屋。从还留成温热气息的床下拖出个已经褪了色的红漆镶金边的大木箱。弹弹久积的灰尘,从其中堆堆层层的杂物间,寻着了那副黑底富贵金边牡丹茶具以及铜锅。——许久不用了,光洁的瓷器上也无太重的尘。

披了件蓑衣立于雨中,任雨丝轻柔吻着,吻他的额、他的眼、他的脸颊,还有淡淡的唇。双手捧着陶制三足盆。 ——煮茶之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无根之水,无泉之甘,却贵在清,净。 用火折子打着了火,以炭煮之。他在炉边,借着四散的热余,捂热体表的冰冻,香气渐渐浓郁了。
未久,锅内“噗噗”作响。水泡争先浮现。然后,珍珠样圆润的泡沫在锅的边缘成串成堆泛起又破灭,此伏而彼起。白雾袅袅…… 提壶倒了,两杯热茶,潺潺流下,茶香得艳了。
时间正好。
水凉些了,香气在温热中有些倦了,收敛少许。
他自顾自似地走到门边。 才走近,门“嘎吱”一声,开了。进门的是个短发的少年。面瘫,可眼神却柔柔的。 他接过少年手中黑色的油纸扇,放在了门边。不说话。默契地围坐在了四角桌边。 桌上两杯热茶。
温度刚好。
热乎又不烫口,水中的香气,熏得淡淡,沁入心脾。
安静却不冷场。也许是炉上那壶清茶的缘故吧。屋里洋溢着满满的温馨。又清又淡。感觉是正好的舒服。

窗外,突然响起鸟啼。瞬间,由极静转为热闹,心惊了一下。 不过,鸟儿,热闹极了,透着毫不掩饰的欢喜。处于这欢喜氛围的俩皆被感染,相视而笑。——很美也很淡醉人的微笑。
正好的烈度,是甘甜的。
原来是雨停了……
“出去转转吧。” “嗯。” 自然地牵起少年的手,拉门而出……
门外,扑鼻的是湿润的泥土的气息和芬芳淡雅的花香。蒙蒙,光线暧昧。翠绿的树枝上,嫩绿的叶片上挂着露珠。鸟儿婉转啼鸣。 气氛刚刚好。 自然,低头。吻上少年的唇。淡淡的,如茶——喜欢的味道?比喜欢深些呢……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