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老酒顽固分子

耀港党,主战贴吧。欢迎勾搭,欢迎文图交流。

(伪) 背叛·上

“报!!前线告急!”报信的人翻身下马,即刻狂奔至大殿之上,跪拜殿下,俯首,七尺男儿的身躯在抖。“虎涧失守,守军无一生还,嘉龙将军被擒。”
此言一出,殿上之人无不震惊,连王座上的人亦脸色微变。
“抽调守军,择使者出使西国。”
“皇兄,臣弟愿往。”安静的队列中,濠镜站出。
王座之上的人甚至没有看他,一言不发。
一个银发满头,顽固正直的老臣子走出来,“老臣,愿往。”
“准奏。”
大兵压境,秣兵砺马。
银丝敛进高冠,一身官府在风中烈烈。老臣子并不怜惜自己的一把土掩颈下的老骨头,只是想到高殿上的人,忍不住微叹…
使命在身,在他国所经之事不堪一一细说,及时回到朝中。收敛了表情。他仅答了陛下的问询。
嘉龙将军在他国,贵如上宾,位居王位右侧。
此言一出,群臣哗然。
嘉龙将军幼时曾居他国,回朝,陛下不顾群臣所谏,赐西北地,封嘉龙为王,命其镇守边疆将满期年。守城沦陷。
老臣沉默不语,听着越说越令人心惊之语,越矩地望向皇座上的人,高处果然是不胜寒的孤冷。
脾气火爆的一武官大步出列,单膝跪地,抱拳鞠礼,“嘉龙王爷,通敌之名已定!恳请陛下仲裁以安天下!”
“你!”与嘉龙将军交好的兄弟,濠镜才跨前一步,想与之争辩,却被一声打断,他诧异地扭头看向上方,高高的,远远的位置上看不清那人的脸色,濠镜觉得脚下不稳,难道,皇兄也觉得嘉龙会通敌叛国吗?
“夺嘉龙王爷之位,收回虎符,抄封王府。”说罢,自顾离开。不再理会吵吵嚷嚷的大殿。走得远了,只能听见太监扯着嗓子的尖锐地划破苍穹的声音。
“退——朝——”
最近的天,好冷。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