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老酒顽固分子

耀港党,主战贴吧。欢迎勾搭,欢迎文图交流。

化猫记

王耀的内心,按照勉强还算得上时兴的话来说,那几乎是崩溃的。事情发展得太快就像龙卷风,离不开,逃不脱,反应根本不过来。
真是措不及防,老马失蹄!想到这里,耀又忍不住狠狠地拍了桌子——用尾巴……
半分钟前,王耀怎么来说都还是人模人样,啊不,一表人才,猛地一瞧,还像个社会精英叻。所以,世事无常,变化莫测,(划掉)老人家(划掉)少年仍需努力。
这天是周五,下了班,他约上路德去喝啤酒。消除消除工作了一周的疲惫,聊聊天,放放松。
其实几乎是王耀一个人在口若悬河。路德是个特别合格的倾听者,给杯黑啤,就能安安静静坐半天,老老实实喝酒,不开腔。王耀呢,是个经历特别丰富的人,还博览群书,吹牛皮起来,啊不,聊起天来,堪比古代的说书先生。给他充分时间,他能侃上七天七夜,讲起故事来还不带重样的。
这个时候正胡天漫说道,那些奇特的妖精们,狐大仙呀,黄大仙啥都不稀奇了,还有很多地方流传过,九尾猫妖的故事呢。说是老猫也能成妖,毕竟万物有灵,有灵就能悟道,成妖化仙,变成人都是小意思啦。老猫成妖,还会向主人家报恩。有一个故事里说是有一只老猫,成妖之后还变成美人儿到了第一任主人的后代屋里如何如何。
王耀把这个故事讲完,终于是有点口干了,补充了一句,不过,故事就是故事啦,猫变成人什么,不靠谱。就停了下来,喝着啤酒,润嗓子。
路德听得专心,等王耀停下来,他难得地接了嘴,我前几天在家里收拾东西的时候,翻到一本奥术书,有提到变形术,可以将人变成黑猫。
王耀闻言,觉得自己的嘴角是有了自我意识,完全控制不住,自顾自地咧到耳后根去了。
“我觉得你为你们家的笑话集贡献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句话第一时间出现在了王耀的舌尖,不过,被啤酒呛了一下之后,他的大脑也运转了半圈,这样直白地说出口的话,这位素来较真的朋友一定会恼羞成怒的。他尽力控制着情绪,“好吧,能告诉我是什么样的么?”哎,情绪没能完美控制住,路德好像有点恼怒了。他只好用更(相对刚才)稳重,诚恳的口气问道,“我真的挺感兴趣的。”
“奥术不是什么可笑的东西,世上本来就有我们还未知的事物。你看,先构建好这样一个图案。”路德,喝了些酒,放松了些,居然都有心情弄这些玄乎的事了,而王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盯着他,路德用指尖沾着酒在桌子上画出个陌生的图形——这个也太随便了吧?但是,路德的表情却格外认真,虽然他平日也是一副十分认真的样子,“然后,盯着对方的眼睛,念出咒语……”王耀此时正巧与路德四目相接,他自己的内心还是毫无波澜,甚至想笑的。直到——
念出在心底记熟的咒语,路德惊讶地发现,眼前的王耀忽然就不见了!他几乎跳起来,才发现王耀之前所坐的座位上,出现了一只毛色纯净的黑猫。一双黑褐色的眼睛倒是很是眼熟,路德,犹豫了一会儿说道,“……王耀?”
“喵。喵?喵喵!!”该死!说了几十年人话,现在只会喵喵喵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