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老酒顽固分子

耀港党,主战贴吧。欢迎勾搭,欢迎文图交流。

头像图片产生的梗

门锁转动,咯吱,门开了,皮鞋梆子敲着地板。
“小香,我回来了。”换鞋的嘈杂的声音,软底拖鞋哒哒由远及近,出门时系紧的领带肯定一进门就已经被解松开了,白衬衫的扣子一般会打开了两颗。心脏怦怦地跳起来。“又睡着了吗?”
哒哒的声音又由近及远,卧室的门打开了,香这时候才从宽沙发上起来,趴在沙发背靠上,半开的门里,那令他爱慕的人的身影背对着他,正拿着衣服。在他转身的前一刻,香松开手,悄声重新滑回沙发上。
哒哒,怦怦,哒哒,怦怦,哒…
身上被什么轻轻压住了…愉悦地几乎要疼痛起来。
“唔,大佬回来了。”抬起手背搭在眼睛上,揉着,装作了才睡醒的样子。——原来却是毯子。
“白天不要睡太久呀,”脸颊被捏了一下,湿热的鼻息扑在了脸上,被吹到的脸颊立刻麻起来,脸与身上的绒毛全部竖了起来,心脏似乎骤停了一下——离得太近了…“天都黑了,一会儿怎么睡?起来先洗个澡。”
“唔啊,大佬先洗…”任性地翻了一下身,抱着毯子,侧躺,把自己裹在毯子里蜷缩起来,不愿意起来,脑袋被揉了两把。
“真是…好吧,我先去洗。再赖一会儿就该起来。下次睡也到床上去,这里睡容易着凉。”
脸烧得通红,幸好没被看见,香把脸更深地埋进身上盖得薄毯上。
薄毯遮掩下的欲望挺立的,自顾自地嚣张。
整个房间都很安静,没有开灯,光源除了街上的街灯,只有浴室里透过磨花的玻璃门投射出来的朦胧的暖光,浴室里此刻必然是氤氲的,入耳哗啦啦的水声扰得人心烦与嫉妒。
温热的水流多么幸福,能贴着他的身体的纹理,滑过每一寸肌肤。
半长的黑发贴着颈与背部,微小的水珠凝在胸膛与腹肌之上,长长的指节插进头发里,揉出白色的泡沫。时揉时捏着头皮,黑色的眼睛闭着,睫毛搭下来,很享受的样子。
冲动愈发强烈,香激动地颤抖犹豫着伸向身下。
哥哥的手指包着他的欲望,脸上的微笑看起来有点恶劣的坏。灵活的手指,时紧时松,技术高超。
“小香喜欢吗?”气声贴着耳后根,性感得舌后生津,全身发麻。
“喜…喜欢,喜欢…”断断续续,幸福的未定的喘息。
炙热的粘液在手中慢慢冷却,黏着的感觉让强烈的厌恶由心底溢出。——恶心。
当耀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是弟弟,裹着毯子,盘腿坐在沙发上,不知想着什么。他一边拿着毛巾擦头一边走向香,在他的身边坐下。
“好了,去洗澡吧。”习惯性搂着他的肩膀,轻轻晃了一下,香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坐起来,裹着毯子就进了浴室。唔,刚才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味道。
逃进浴室,锁上门。
急急的水流冲着沾染了的双手。
有些颓废的跌坐在冰冷潮湿的地板上,香捂着脸,心里难受得过分,眼眶却干燥。
接近手边的位置,就是装着换下来的衣物的小竹筐。手仿佛不是自己的手,自顾自拿出了哥哥的内裤,犹豫地凑在鼻下——哥哥的味道。是哥哥的味道,好想,好想得到的更多。
发泄过一次的被自我厌弃的欲望却又被勾了起来,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但是心里满满的却是幸福的感觉。
“哥哥,我爱你,哥哥,哥哥…”
“小香?”玻璃门被敲响,“你怎么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