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老酒顽固分子

耀港党,主战贴吧。欢迎勾搭,欢迎文图交流。

凶宅(灵异恐怖向)

     鬼的眼睛是红色的。
    
    五六点的阳光火烧的光一般,却毫无温度,从落地窗外大把大把挥洒进来没有温度的光,白色的墙壁像被抹上了稀释的蜂蜜。
   
     休息天又这样无聊得度过了么?

     王耀坐在椅子上,一直看着躺在沙发上一直沉默地刷着手机的王嘉龙。
    天色渐渐暗,但是他们谁也没多动一下。王耀看着屏幕荧光照亮的嘉龙的毫无情感波动的脸颊。套用烂俗的话,王耀现在的感觉就是,现在你离我那么近,我却觉得如此远。
      小香最近和我都不那么亲近了,王耀的心里莫名地烦躁起来。
   “小香~明天周六,想去哪里玩?我带你去吧?”王耀向后仰,背紧依着背靠,椅子的前两只脚离地,一晃一晃。在寂静得几乎听得见心跳的屋子里发出细微的声响。
     “嗯,都好。”手指划拨着屏幕,目光也没有移动一点,嘉龙平静地应了一声。“随你。”
    王耀有种用尽力气打中了棉花的感觉。忍不住,叹了口气,摇摇头。

     椅子被带得发出吱——刺耳的声音。王耀走到嘉龙身边,蹲在沙发边上,抚摸上嘉龙软软的,因为躺在沙发上弄得有些杂乱,翘的头发,细心捋顺。在他耳边轻语,“好吧,那就随我了。”

    第二天嘉龙起早,推推身边还睡得还很沉的王耀。耀半开了一只眼睛,伸手把嘉龙又拉进了被窝里,箍住,用脸颊蹭了蹭他的头发,“还早,多睡一会儿。”
    嘉龙睁着眼睛等了一会儿,耀再次睡熟之后,他小心抓起刚才弄开了的被子,盖在他两人身上。也合上了眼睛。

    此刻的确还早,真等出门的时候,阳光虽然尚且明 媚,只是早过了最热的时间,温和起来了。
     开着冷气,午间吸收的热气还留在车里,车内又冷又闷热。这个时间去哪里玩呢?要去景区之类太晚了,要
说娱乐场所之类又似乎太早了一些。
  
    窗外的景物渐渐陌生,嘉龙猜不出目的地,索性也不猜了,趴着窗单纯欣赏窗外变换的风景。周六的悠闲时间里,已经很少再出门,以往就算不是在补觉,也是守在家里。于是乎现在寻常的街景竟也让他觉得稀奇有趣。

     车开进了一个老旧的小区。每栋楼外墙上多少爬着绿油油的爬山虎。风来,绿色的波涛一般,发出沙沙的声音。
   一路上跟着王耀,嘉龙确定自己没有来过这里。正走着,刚才莫名觉得有什么人看着他,一抬头只看到一扇打开的窗,浅绿色涂漆的吊扇。没有人。大约是太敏感了吧。嘉龙摇摇头,继续跟在王耀的身后,上了楼。

     这种小区里的楼内还没有安装电梯,只有楼梯。过道,每两层楼梯中间,向外的地方都有些镂空的石刻,可以看到外面的景物。一层一层爬,直到顶层,耀才停下。从口袋里拿出了钥匙,打开了右边的房门。
    这是一室一厅的房子。房间的厅室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除了天花板上吊着的风扇。

    “小香坐。”王耀轻车熟路地从带来的包里拿出旧报纸,铺在了地上。
   “嗯。”嘉龙刚点头。头顶的风扇忽然转动起来,仿佛是有谁去打开了开关。    
     嘉龙一抬头,正恰被突然亮起的灯光晃得眼前一片白茫茫。他忍着疼,在闪花一片的视野里,去护住王耀。
    王耀眯上自己的眼睛,同时,又伸手去遮住了嘉龙的那双眼睛。另一只手搂住嘉龙的腰,将他拖到了墙边。——风扇底下太危险了。
     方才眯起眼睛的瞬间,越过嘉龙的肩膀,王耀似乎看到风扇上吊着一个……鬼。

      白惨惨的灯光印着发白的墙,风扇越转越快,整个房间里充斥着铁扇叶割裂空气的声音,风扇仿佛一只被铁链拴住了的狂兽,咆哮着,挣扎着,想要脱离天花板,砸向地面,再用刀刃割裂他们两人的肌肤,飞溅出血与碎肉。
      王耀的脸色,与墙面有些相近了。他紧紧搂住嘉龙的腰,一边注视着风扇,一边盘算着怎么蹭到门边,带着嘉龙逃离这边屋子。
     原本只是贪图这里的安静,却不想真的遇到这样的事情。

      就像来时的突然,一瞬间,风扇静止下来,仿佛从来没有转动过。灯,闪烁了两下也突然熄灭了。光亮过后的黑暗尤其幽深。眼睛没有了用武之处,耳朵变得更加敏锐。两人的心跳被放大,血液加速的声音凑在耳边,突突,突突。紧促得呼吸在彼此间交互。

     他们站在客厅的墙边时,卧室的门突然响了起来,仿佛有谁在门后敲着。 嘉龙心中恐惧与恼怒冲突在了一起,敏感起来。 听到敲门声,他从王耀的怀里挣出来,一脚踹开了门。然后走了进去。
     黑暗瞬间吞噬了他。

   王耀没有防备,让嘉龙挣了出,赶忙急急去抓嘉龙的手腕,抓了个空。嘉龙今天怎么有些奇怪?

     “小香!”王耀咬了咬牙,跟着一起进去了。卧室里面很黑。窗户管得很严,窗帘也拉得紧紧的。王耀之前就知道屋里有一张大床,但是什么也看不见,不大的卧室,没了边界,仿佛无限大。
   王耀进了一步,喊嘉龙。
   “大佬呀,”嘉龙从王耀的身后出现,贴在了王耀的背上,两手交互半搂了王耀的脖子,手臂就压在他的边上。王耀与嘉龙肌肤向贴的地方瞬间起了小疙瘩。——嘉龙整个身上都很冷……

   王耀正想带着小香出去,身后又传来一个声音,“大佬,小心!”
   …是小香的声音。
    王耀的头皮发麻,和身边的人相贴的地方感觉像被冰块冻伤,冰冷冷地刺痛着。

     从屋里黑暗的地方,小香,又一个的,比起说是走出,更像是浮现出来。
    身边的这个小香,脸还是熟悉的脸,突然凑近了来,贴着王耀的耳朵,小声地说,“大佬,眼睛…”
    阴影里那个小香,脸严肃地绷着,是平日里,小香紧张时会出现的表情。而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是红色的…接近黑色的深红。

  谁的眼睛会是红色的颜色呢?…鬼…
 
   王耀的脚都有些发软,紧攥着身边人冰冷的手。
    “大佬,我们快走!”说完,王耀被拽着跑了出去。他慌乱地跟着小香身后,跌跌撞撞一起跑了出去,他着急地回了下头,卧室中的小香没有追出来…更准确地说,他出不来,仿佛有面玻璃墙挡住了他。他用手握成拳头,用力砸,似乎有鲜血从破损的皮下渗出。王耀有一丝停下来的心思,但是,一直被拖着,停不下来。

    ....王耀都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来的。此刻,小香比他更冷静,开着车回到了家中。他宽慰着王耀。.....“大佬,先去泡个热水澡。就当我们做了个噩梦,明  天醒来就没事了…”
  “嗯…”
  
  一夜无梦。

    当阳光再次升起的时候,王耀果然觉得心情好多了。他叫醒嘉龙。
  小香难得起的比他晚些,眯着眼睛没睡醒的样子,对着王耀笑了一下,“对不起,大佬。早餐,简单一点的还来得及…”
   .“没关系,还再睡会儿吗?”
.  “不了,我这就起来。”小香从床上起来,去了厨房开始准备早餐。
   王耀微笑着目送,直到小香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微笑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刚才…他好像在“小香”的眼中看到一抹红色…
—————————END——————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