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老酒顽固分子

耀港党,主战贴吧。欢迎勾搭,欢迎文图交流。

不小心爱上你 01

还真是一团糟…
王耀意识到自己对着嘉龙,自己的亲弟弟有禁忌的冲动的时候,事件的走势就像高山上滚落下的巨石,已经无法控制,不能阻挡了。——所以还真是糟糕。

十几年前的七月的第一天,那时候的记忆因为近来越发频繁的回忆,越来越清晰了。
七月流火,日丽景明。
因为到了预产期,母亲挺着大肚子提前一天躺在了市里的妇幼保健院,父亲和自己陪了一夜。
嘉龙从这个时候开始就异常的乖巧,母亲甚至没怎么多疼,刚到凌晨,令人欣喜的哭声就响了起来。一家四口第一次围在一起的时候,父亲哈哈的傻笑,自己伸出手指去戳那张红皱的小脸被那小小的手抓个正着,母亲欣慰且甜蜜地看着这王家的三个男人,这个时候还没有偏离正常轨道的人伦之乐围绕着这个平凡的,幸福温馨的家庭。

母亲是个伟大的人,所有养育孩子的母亲都是伟人。所以,王耀一直都希望能做得足够好,让母亲值得骄傲。母亲的愿望其实也很简单,希望他平安长大,娶妻生子。——这样每个有儿子的母亲都有的,最简朴的希望,自己都无法让母亲实现了…
王耀现在很困乏,但是还不敢闭眼。一闭上眼睛,母亲哭泣的脸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不是没有想过被发现会如何,但是,母亲的眼泪灼烧了内心的深处。每每想起,都又是一场刑罚。他抬起手,触了触自己的嘴唇。嘉龙软软的唇贴上去的触感还留在上面。巨大的甜蜜又在心里掀起狂风暴雨。如果人真是大海上的孤岛,此刻,自己这块岛上,地壳碰撞,火山喷发,消失还是重生,全掌握在自然手上了。

“王耀,你又去哪里呀?~”瘦高猴子样的初中同学嘻嘻哈哈,在身后明知故问地问。边上的和他一唱一和一惊一乍着,"唉,你还不知道呀,人家可是急着和小情人约会呢!~"
王耀急着走,只来得及半转身,对着挤眉弄眼的两人挥了挥拳头。”滚你们的,是我弟。”
身后,笑声一片。王耀心里有些气恼,却也开心着呢。
他那弟弟今年五岁,幼儿园小班,正在园门口等着他去接。王耀才见到幼儿园的大门,一个小团子就冲进了坏里。
“哥哥!”奶声奶气的声音糯糯的,小小两只手只能抱到他的腿窝上。
“等急了吗?”王耀俯下身,很轻松就把嘉龙抱了起来。怀里重量好轻,羽毛似的。王耀再反应过来的时候,手里什么也没有了。
王耀睁开眼睛,眼角有点疼,太阳穴剧烈地跳动起来。
教室的窗外,天空过于明亮。他捏了捏鼻梁,抬起笔继续写着毕业的论文。再最后一部分明天再写吧,时间还来得及,下午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当年仓皇地考到了最南边的地方,与父母…和小香隔了万水千山。不由想到教授给自己说得话,出国深造再回来。其实不想离开那么远,想回去,想再见见小香。有三年多没仔细看过他了…
手里转过笔,笔盖轻轻敲击着桌面,一声又一声。
“妈妈,怎么了?”已经高三的男孩,身高上已经是个成人了,作为兄长,又带着成熟。
轻松的语气惹得向来温柔,柔弱的女子发了火,手紧紧抓住男孩的手臂,指尖几乎要陷入肉里,“你!你,怎么能这样!”
“小香小时候就喜欢亲我,妈你知道的,”王耀依旧带着微笑,“他小的时候,迁就惯了。是我管得太宽,又太窄,没给他讲过嘴上不能随便亲,突然亲上来了,把我都吓着了。”妈,什么时候进来的,听见了什么,要怎么解释,不,狡辩得过去。王耀面上平静,心里已经转了好多圈,“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毕竟我们是亲兄弟,我们也只是亲兄弟而已。妈妈,担心什么?我会好好给他说的。小香一直很乖,我也都快忘了他也到了懵懂又有点叛逆的年龄了。他没分清,也不明白,我心里明白的。不会发生您担心的事情的。我保证。”我保证不了,我明白,但我的喜欢,对着小香,明确,不是兄弟的情。
“你们都是我的孩子…”
“是的,母亲。”王耀半跪在母亲脚边,握着她的手,以孩子的高度去仰望自己的母亲。母亲另一只手掩着脸,泪水从那双温柔的眼睛里不住地流下来。“我知道。”他自己的心被泡在母亲的泪水里,失水,收缩,枯萎。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