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老酒顽固分子

耀港党,主战贴吧。欢迎勾搭,欢迎文图交流。

不小心爱上你 02

火车咣当咣当轻轻摇晃,王耀额角抵着玻璃窗,时不时撞上玻璃,冰凉凉有点疼。正好让焦躁混乱的头脑和心脏冷却,清醒。
窗外已经是黑夜了,没有什么景色,偶尔闪过一点灯光,被拉扯成一尾飞掠的火星。王耀目光散在一片黑暗里,缓缓整理着思绪。
上一次回家还是过年的时候,待了几天就走了,可以说是落荒而逃。
母亲比记忆中衰老了很多,父亲似乎还是原来的样子,不太说话。——小香,小香真的长大了…那么陌生,陌生地令他觉得心脏被人狠狠捏住了。
已经是十一点了,车厢内的顶灯换了亮度,大部分人都睡熟了,对面座位上有一个小小女孩儿,白天里睡得多了,晚上不肯睡,咿咿呀呀地在母亲怀里撒娇闹腾。年轻的妈妈还不太会照顾孩子,搂着女儿的小胳膊小腿,在女儿耳边轻声哄,但是哄不过来。
王耀把目光落过来,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来一块水果糖递了过去。小姑娘黑白分明,水润的大眼睛直直看着他,小手放下肋间,要伸不伸。
王耀微微起身,把糖塞在小姑娘手心,顺手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然后做回位置,目光还看着小姑娘,对着年轻的妈妈说:“我家里也有一个小孩子。”
小香也有闹腾的时候,很小的时候,在家里,喜欢扭着他玩,等他下了课回家,就扑向他,抱着腿,手脚并用攀爬到他的怀里去。
哥哥,哥哥,有事没事都叫着他,听他嗯嗯答应两声,就开心地笑。
睡觉也不老实地平躺着,就是大热的天,也一定要拱进他的怀里,枕着他的手臂睡。——现在肯定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弟弟被他亲手推开,对他已经冷漠了下来,这本来是计划好的,也是所期望的,只是没有想到,会这样令人心疼。一道没有可能愈合的伤口流着血。

是什么时候,被他爱上的呢…那嘴唇的柔软的触觉一直留在唇上,却又从那柔软的嘴唇间吐露了那么冷的话语。反正,现在是被讨厌了吧…深深地,深深地厌恶。

王耀的眼眶有点酸,但是不再想说什么,此时此刻只想要跳车逃跑,逃到天涯海角,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总之不要回去,不想再看到那双带着了厌恶和仇恨的眼睛。可,脚生了根似的落着,动弹不得,不管是依着怎样的姿态,还是想回去再看看他。即使,这行为无异于自己拿着刀捅进伤口并转动。

夜里似乎做了梦,梦境的内容一点也记不起了,只有心悸的感觉久久难以平复。王耀已经无计可施了,只能听从命运去安排。那几乎可预见的,火车一般即将按着既定轨道碾压过来的命运。

“爸妈,我回来了。”王耀笑眯眯,用钥匙打开了门,火车是下午三点到的,他拖着行李,辗转,在晚上八点的时候到了家。
按着家里的习惯,这正是家里吃饭的点,而且提前一天给妈妈打了电话。果然推门进入的时候,看到妈妈正在往桌上摆菜,他把行李拖进来放到门边,带上门,自然而然去帮妈妈的忙。
妈妈对着他一笑,“给你累的,这不忙,好好洗了手等吃饭。要么去冲个凉,等你。”
“嗯,好,我冲一下就回来。”王耀把行李放回了卧室。
王耀刚坐上位置的时候,妈妈给他的碗里放了一块糖醋排骨。“瞧你是不是又瘦了?”
“没,都长肉了。”
“今年就毕业了有什么打算?”爸爸突然开了口。
“联系好实习单位了,就在我们这里,出去那么久,也该回来了。”
“男孩子出去闯也没什么不好…”
“孩子回来挺好的,在外面这几年我就惦记。”
  妈妈打断爸爸的话,瞪了他一眼。爸爸笑了一下,“嗯,回来也挺好。有事也好照应。”
王耀陪着父母继续聊着,目光的余角眷恋地暼着小香,他默默坐在角落里,一声不出,吃饭也吃得默无声息。小香已经长开了,但是,王耀依旧从中看到了他儿时的模样,只是,现在的他早和儿时不同了。

评论

热度(1)